新闻中心

冷链成本居高不下 仍是生鲜电商最大的痛点

2021-07-09浏览次数:258

  近日,叮咚买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招股书,计划以“DDL”代码于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其老牌对手每日优鲜也在同一天递交招股书,自此两大企业正式进入生鲜电商上市第一股抢夺战的生鲜电商赛道。


千呼万唤始出来,我国生鲜电商业总算是看到了一点希望,这两家生鲜电商领军企业,一个是深耕前置仓赛道多年的大哥,一个是奋起直追激进扩张的小弟,不管是谁能最终如愿上市,都值得祝贺。


但与此同时,一种焦灼的感觉涌上心间,相信这一焦灼感也会一直萦绕在这两家企业老总的心头,那就是,一旦上市成功,所面临的就不仅仅是股民们的压力,更大的压力则来自其自身的冷链成本如何降下来,否则,不仅对股民无法交代,恐怕还有可能会成为另一个“WebVan”。


前鉴不远,创建于1996年的美国生鲜电商平台WebVan,2015年在VC(风险投资(英语:Venture Capital,缩写为VC)简称风投)的疯狂注资下放弃盈利,仅建单个冷藏仓储的成本就高达4000万美元,并且还需承担10-15美元/单的配送成本,提供免费送货服务,上市两年总计烧掉12亿美元后,最终宣布破产。


暂且打住,作为冷链行业吹鼓手之一的笔者,当然希望能看到我国生鲜电商第一股出现于大洋彼岸,只是希望这两家企业以及后继者们,在争夺海外中国生鲜电商第一股的同时,要认清自身最大的痛点在哪里?从而壮士断腕,未雨绸缪,止险于当下和未来。


那么,最大的痛点何在?


第一是成本,第二是成本,第三还是成本。


生鲜电商成本高昂,这是众人皆知的客观事实。这些年来,很多生鲜电商都起步于此(烧钱),又失败于此(赔钱),可谓前赴后继,相当的悲壮。


别人不说,就以这两家争抢上市的电商巨头为例,据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每日优鲜的净亏损分别为22.316亿元、29.094亿元、16.492亿元。


今年一季度,每日优鲜净亏损6.103亿元,2020年同期亏损1.947亿元;2020年,每日优鲜客单价为94元,在前置仓行业排名领先,叮咚为57元,虽然叮咚买菜看起来后来居上,但在实现营收快速增长的背后,是随之不断上涨的亏损额(数据均来自新京报、新浪财经等主流媒体)。


如今,双方铆足了劲急着IPO,个中缘由自然不难理解,毕竟企业在IPO上市当天,就能募集一大笔钱,再加上“上市第一股”的旗号,企业就有了继续攻城略地的资本。诚如易观流通行业中心高级分析师何懿轩对《华夏时报》记者的分析,“两个企业着急上市,原因之一可能是面对激烈的竞争,想获得更多的资金去巩固市场。”


但是,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去巩固,一旦大笔资金进来,投资者可不允许你继续烧钱:过去你烧的是自己的钱,今后烧的可是我们投资人的钱了。




换句话说,生鲜电商企业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步,无论上市与否,所有的生鲜电商都面临着同一个关乎到自身生死存亡的新问题,也是老问题,必须尽快地最大程度地减本增效,从而变烧钱为挣钱。


具体说,就是从成本居高不下这一最大痛点入手,从自建冷链的败笔毅然断腕,然后找到彻底解决冷链物流成本的途径,为此首先要找到造成生鲜电商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是什么?而找到了原因,也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


造成生鲜电商冷链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很多,撮其大者,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履约成本及营销成本拖后腿


仍以叮咚买菜为例,亏损相对更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履约成本和营销成本过高。其中,履约成本主要由仓库租金、配送员工资等要素构成,这与叮咚买菜更侧重全部自营的模式有关。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叮咚买菜成立之初,就采用网格仓自营、自建配送团队的方式。


2020年以来,叮咚买菜展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速度。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咚买菜已在29个城市建立了超过950个前置仓,拥有超过16 000名送货员。


扩张速度虽快,单量却未跟着撑起来,导致叮咚买菜的履约成本不断上涨,2019年履约成本为19.4亿元,2020年履约成本上升至40.4亿元,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9%和35.7%。


除此之外,过高的营销成本也是叮咚买菜亏损的重要原因。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去年4月,叮咚买菜正式进京,为了抢用户,叮咚买菜一方面大量投放线上广告,另一方面通过地推人员深入小区内部拿鸡蛋、酱油等拉新。


2021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月均交易用户人数达690万,相较其2020一季度360万的月均交易用户翻了近乎一番,但其获客成本也越来越高。


二、自建冷链仓储配送在拖后腿


生鲜电商自建冷链这件事,自一开始就不被看好,但客观地说,还真不能全怪人家生鲜电商,人家之所以干自己不擅长也干不好的自营物流,就是因为面向消费终端的第三方冷链B2C宅配物流发展过于缓慢,最后一公里配送水平参差不齐,不知该与谁合作合适。


于是,许多生鲜电商平台迫不得已投入巨资,在全国各地建设自有仓储与冷链物流配送体系。


如今都在提倡跨界,可是,生鲜电商这种企图通过“自力更生”手段降低成本的模式,却让生鲜电商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成为生鲜电商最大的制约因素。


于是,如今很多生鲜电商终于在严峻的现实面前,开始改变自建冷链的做法,但是由于第三方冷链物流的不给力,冷链物流的高昂成本,依然是制约平台规模扩张的因素,据壹家壹站董事长金锋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即便是采用第三方冷链宅配,物流成本也要占据客单价(每一个顾客平均购买商品的金额)的30%左右。


三、传统的第三方冷链物流在拖后腿


危机往往是商机,去年以来的新冠疫情虽是坏事,却客观上扩大了生鲜电商的市场空间。面对这块变得越来越大的市场蛋糕,我们的第三方冷链物流,却仍以“平常心”对待之。


一方面,生鲜网购零散化需求等特点,本来就使得许多传统冷链企业对这片红海望而却步;另一方面,生鲜电商配送可以说是所有食品物流中最特殊的冷链物流模式,带来的是多批量小批次的大量B2C客户,传统冷链的以B2B为主的服务网络和人力都难以接棒,而且,由生鲜食品安全带来的容易被高投诉等问题,也让传统冷链企业在拓展这个市场时畏首畏尾。


造成生鲜电商成本居高不下的的因素还有很多,需要一个一个解决,除了生鲜电商自己的努力,更需要我们冷链企业与其打好配合,因为只有合作共赢,才是降本增效最根本最可靠最可持续的解决途径。


令人欣喜的是,值此生鲜电商两巨头争抢上市之际,恰逢亚洲冷链展与亚洲生鲜供应链博览会在上海召开,这既是二者在宏观层面的首度强强联合,也是为冷链物流及生鲜供应链行业同仁搭建了一个广泛交流的合作平台,机会尤其难得,如能对生鲜电商冷链的降本增效工作有所推动,善莫大焉!



关键字: 冷链物流  仓储配送 配送监控   超温测速  北斗定位  运输监控  
冷链温控   冷藏运输    食品冷链运输    温控定位  药品运输
冷链温控  冷库温控  冷库监控   车辆监控  车辆调度  冷藏车温控车载无线视频    OBD   WMS   TMS   北斗定位